谁来约束大公司滥用垄断权力?

来源:北方广告网   2019-05-13 16:34 责任编辑:向丽丽

2019年的春晚成了互联网巨头们的新一轮拉力赛赛场。持续6年的春节红包大战,下沉拉新之余更是为了防止掉队。它已然变成了一个指向标,对老牌大厂和新贵全年对抗的总结,并为下一年的战场划出边界。激烈的拉扯和角力的尝试,对于行业来看,排在首位的问题仍是大型互联网公司,尤其是平台型公司如何守住商业利益和公众利益的边界。

在用户数突破10亿人大关且仍在不断上升的情况下,目测“国民应用”微信正在加强对外链的封杀,并从春节前期开始执行更加严格的阶梯处理机制。新的限制手段,包括使用微信登录功能接口、永久封禁帐号、域名、IP 地址或分享接口等。

毫无疑问,这对于百度、字节跳动等在春节的营销活动带来了直接影响,据报道,按照计划,两家公司都通过手机应用发出数十亿红包,这轮春节营销最早都是通过微信朋友圈传播。而早前就与微信公开喊话的抖音,微信虽然从来没有明示封禁原因,却早已封杀了其登录入口。

有证据表明,在这一轮春节红包的营销活动中,支付宝、抖音、多闪、今日头条、字节跳动公司官网等链接被悉数封禁。而快手、拼多多的分享内容则被默许。这两类公司的区别是:他们是否接受了腾讯的投资。

一个在互联网领域被广泛了解的事实是:腾讯会为自己投资的公司在10亿级国民应用上开绿灯。这里的打包资源还包括了用户数据和关系链。

这种平台封杀行为引起了市场与公众的质疑:边界和底线在哪里?对于如何防止平台型巨头被用于不正当竞争、限制对手自由竞争方面,尤其是这种事实上的垄断是否涉嫌滥用用户数据、是否已经成为巨头的核心盈利能力的问题上,腾讯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。

是时候重新思考“平台垄断”的问题了。垄断作为一种经济现象,是和竞争相对立的。垄断又称为市场支配地位,通常是通过竞争形成的。垄断和竞争,是矛盾统一体,所以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》把垄断描述为“排除、限制竞争以及可能排除、限制竞争的行为”。

谁来约束大公司滥用垄断权力?

结束

鲁ICP备18015996号-1